朱久文: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

 时间:2012-02-25  贡献者:朱久文

导读:(朱久文),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 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 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 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 ——

(朱久文)
(朱久文)

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 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 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 电视剧艺术的新收获——当前家庭伦理剧述评 —— 民族国家的发展离不开文化的发展。

在国际间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全球文化一体化格 局正在逐渐逼近的今天,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国家文化的发展特征构成了其标识。

在 此格局中,民族文化需要在一种共性的文化语境中彰显自己的独特,这是一个从文化自 觉到文化自信的跨越过程。

文化自觉是文化主体性的显现,是对文化价值和意义的观照 和审视;有了文化自觉,文化才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才能最终找到属于民族和地域的 文化自信。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90 周年大会上对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 表述,从文化发展战略的高度对国家和社会的文化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年来,文 化发展在市场经济的推动下,逐渐走上了文化产业之路。

市场这把双刃剑对文化发展产 生了积极和消极影响,文化的发展亟需从民族文化的精髓中传承和汲取积极因子,及时 提出建立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具有高屋建瓴的意义。

近年来,在市场的推动下,国产电视剧的发展备受瞩目。

相较于其他艺术门类,电视 剧取得的成绩尤为突出,甚至超过了电影、文学。

电视剧的制作和生产,不仅在数量上 非常可观,而且精品电视剧不断涌现,渐有类型化趋势。

应该看到,电视艺术的发展本 身就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过程,在不断的复制生产中才能产生精品。

从某种程度上说, 电视剧发展达到的艺术高度折射出社会整体文化发展的实力与水平,民族文化的承继也 在电视剧中愈来愈突显。

从这个角度来看,电视剧作为覆盖社会各阶层、受众动辄数以 亿计的艺术形式,制作者是否拥有文化自信,如何在作品中传达文化自信,就是一个不 容忽视的问题。

在这方面,家庭伦理剧是个突出的例子。

因为正是国人特有的伦理观念构成了传统文 化中最核心的部分,家庭伦理剧在传递文化传统方面的价值也就不言自明了。

从具体作 品来看,《金婚》《媳妇的美好时代》《老大的幸福》《幸福来敲门》《女大当嫁》《家 常菜》等一大批表现家庭生活的电视剧热播,继续着上世纪 90 年代《渴望》《贫嘴张大 民的幸福生活》的家庭剧路线,结合当下百姓的现实生存境况,注重展示现代社会的家 庭伦理关系,表现忙于奔波的现代人在物化、冷漠的现代社会中向家庭和亲情的回归。

这些电视剧中的优秀之作,往往把家庭伦理关系的展现和现代个体自我成长的历程相结 合,突显个体在家庭关系中的成长,这种成长观照个体精神维度,把自我精神的构建和 认同作为落脚点。

借助成长叙事,家庭伦理剧增添了内在的意蕴和厚度,使自身建立在

实实在在的个体基点之上。

家庭伦理剧的伦理观念有两个基本维度。

一是中华民族传统的伦理文化精髓,这是现 代伦理观念建构的重要内容。

传统文化对家庭的重视、家庭关系和秩序乃至整个社会的 伦常,都成为现代伦理观的重要来源,不同的是,现代伦理剔除了其中的糟粕,而指向 一种更和谐健康的家庭伦理。

二是对西方现代社会文化资源的借鉴,包括平等、自由、 博爱等现代思想。

应该说,现代伦理观是一种既从个体出发、维护个体精神成长和精神 向度,又注重家庭成员间亲密和谐的一种积极的伦理观念,它在个体和家庭之间找到一 个平衡点。

家庭伦理剧通过刻画现代个体的情感和心灵诉求,跨越血缘的单向度视域,对人与人、 亲人与亲人之间源自人性的(而不仅仅是源自血缘的)真诚、爱意、信任、扶持与矛盾、冲 突等进行细致入微的体察与展现,既有艺术感染力,又有人性的说服力,让现代人感同 身受,从而获得广泛认同和收视热潮。

如《媳妇的美好时代》这一轻喜剧,表现现代婆 媳关系,既轻松、幽默,又不回避现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人物塑造丰满细腻,让观众 在含笑带泪的沉浸中反观自身、思考伦常,具有积极、健康、乐观的精神导向。

应该说,精品家庭伦理剧达到的艺术高度,是创作者站在文化自觉的角度上对传统伦 理观念如何与电视传媒及电视艺术的特殊表现形态对接这一命题进行深刻思考的体现。

这是市场给艺术创作带来积极影响、推动创作的结果,同时,创作上的自觉也张扬和展 示了民族文化。

家庭伦理剧对现代伦理观念的构建,是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筛选式继承, 显示了民族文化自身的重新审视和观照,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自觉,是文化主体 性的突显。

但是,同时也要看到问题的另一面,比如,一些家庭伦理剧在展示传统伦常 时,由于“用力过猛”而导致偏颇,失去了艺术真实。

热播剧《家常菜》就是典型案例,主 人公刘洪昌被塑造成一个绝好男人、男版“刘慧芳”,为爱人文惠的家庭奉献了一生。

刘洪 昌个性的塑造非常生动,但情节的发展和设计过于单向度地强调人物的自我牺牲和奉献 精神,把传统伦理精神的展示推到了一种主观上的极致、极端,反而失去了可信性,引 发观众的困惑,也引起了争议。

从民族文化重新审视和观照自身的文化自觉,到最终确立一种弘扬民族精神、展示艺 术风范、建设精神家园的文化自信,需要跨越文化上所必经的发展阶段。

具体到艺术领 域,则需要艺术创作保持市场与个体自由创作间的平衡,需要重新阐释并汲取、发扬民 族文化的精华,需要在艺术上不断探索与创新,需要艺术活力的内在激发。

家庭伦理剧 达到的艺术高度、引发的社会关注,就是这一艺术规律在电视荧屏上的呈现。

这也提醒 我们,通过文学艺术等方式实现高度的文化自信,展示民族国家主流价值观,是全社会

文化、文艺工作者的使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