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位老中医的白癜风疗法

 时间:2020-08-14  贡献者:wenkusou.com

导读:北京哪有治疗白癜风的好的老中医,就是真正能找到病根,白癫风是一种原发性的、 局限性或泛发性的皮肤色素脱失症。 中医称 之为“白癫” 、 “白驳” 、 “白驳风”等。本病常见,病程慢性,原因不明,易诊而难治。现代 中医一般认

北京哪有治疗白癜风的好的老中医,就是真正能找到病根
北京哪有治疗白癜风的好的老中医,就是真正能找到病根

白癫风是一种原发性的、 局限性或泛发性的皮肤色素脱失症。

中医称 之为“白癫” 、 “白驳” 、 “白驳风”等。

本病常见,病程慢性,原因不明,易诊而难治。

现代 中医一般认为 1t 白癫风的病因病机为气血失和,脉络癖阻;或情志所伤,肝气郁结,复受风 邪;或肝肾不足,外邪侵人。

临床根据中医辨证采用疏肝理气、滋补肝肾、活血化痕、祛风等 方法治疗。

现笔者将 8 位当代名老中医论治白癫风的经验综述如下。

1 傅魁选以补血养血通络为主,祛风为辅论治傅魁 选 教 授认为白癫风是风邪相搏于肌肤, 气血失和所致,但该病的病机关键不在于风,而在于局部的气血寮阻,经络不通。

正如《素 问风论篇》所云“风气藏于皮肤之间,内不得通,外不得泄” ,久而血痪,皮肤失养变白而成 此病。

治 疗 上 以补血、养血、通络为主,祛风为辅,认为气血得调补,经络得通畅,风邪 必能除。

自拟玄机汤治疗, 药物组成:紫草 25g, 草河车 50g, 丹参 50g, 川芍 15g, 浮萍 50g, 刘寄奴 25g,唬泊 10g,地龙 10g,牡丹皮 25g,土鳖虫 10g,威灵仙 25g。

方中以紫草清热凉 血、活血解毒;丹参、川芍、牡丹皮、土鳖虫等活血化痪;以刘寄奴、唬拍、地龙、威灵仙通 经活络;草河车清热解毒;浮萍祛风散热、宣肺达皮。

全方突出了理血活血、通经活络的治疗 思想。

2 顾伯华重视辨证论治、内外兼治,提出治疗白癫风六法 2.1 治疗白癫风六法 ①祛风为先,辛散人肺达皮毛; ②养血活血,善治风者先治血; ③疏肝理气,开达毛窍解郁闭。

④益气固表,辨病寓于辨证中; ⑤补肾益肺,金水同源治病根; ⑥浸渍外治法,直达病所取捷径。

顾伯华教授重视辨证论治,内外兼治,常针对白癫风的发生、发展与脏腑气血病理变化的辨 证关系进行治疗。

2.2 遣方用药特点 2.2.1 重视古方的应用若见营血不足,血虚生风者,当治以补益心脾,常用归脾汤、四物汤 加减;若证为肝郁气滞,气血失和,治当疏肝理气,开达郁闭,取小柴胡汤合逍遥散加减;若 辨证为气虚,卫阳不固者,治当用益气固表合祛风之品,取玉屏风散加味。

2.2.2 特色用药 ①如在治疗风湿搏于肌肤,气血失和之证时,凡由外风而发者,常取苍耳子、浮萍为君;在祛 风药中常配伍白羡黎透表。

若病程较长,风邪人络,又常辅以乌梢蛇、广地龙搜剔深入经络 之风。

②在治疗血虚生风证时,喜用桂枝,藉桂枝疏通经脉,助养血活血之功,并能调和营卫。

③对于表虚患有白癫风者,重用黄蔑补气固表,又伍同防风、白术以祛风健脾。

④顾伯华教授认为白癫风的发生, 无论是由外风而发, 还是因内风而得, 都与察体肾气虚损、 肺气不足密切相关, 故除用补益肺气之品外, 更注重色黑人肾的药物, 如熟地黄、 黑芝麻、黑玄参、墨旱莲、制首乌等。

⑤常嘱白癫风患者宜将含自然铜的药渣外洗,并建议

其在生活用水及煮药时加人铜块共煮。

3 张作舟立足整体。

内外兼调 张作舟 教授认为阎白癫风是先天察赋不足,或后天失于调养所致。

病因病机应责之于“三点 一要”网,即肝肾阴虚为本;风湿侵袭为标;日久气滞血痪为主;脾胃虚弱为要。

治疗 以“ 三点一要”为主线,采取滋补肝肾,祛风除湿,行气活血通络以及健脾益气等治 法进行治疗。

据此张教授自拟消斑汤,药物组成:熟地黄加 9g,何首乌 16g,当归 11g,女贞子 15g,冤丝 子 15g,黄茂 15g,补骨脂 10g,丹参 15g,白术 10g,柴胡 10g,郁金 10g,防风 15g,白芷 10g,白花蛇舌草 10g,甘草 6g,临床取得满意的疗效。

另外,治疗时常合并外治,给予白驳 配(复方补骨脂配)外用以增加疗效。

张作舟 教授临证谨守病机,用药灵活: ①根据本病病因及兼证不同,将本病分为四型,用药以消斑方为基础,又各有侧重:阴虚内热 者改熟地黄为生地、加北沙参、牡丹皮、地骨皮等;肝气郁结型将熟地黄改为生地,加郁金、 香附、白芍等;气滞血察型加桃仁、红花、鸡血藤等活血化疲之品,另酌桂枝、僵蚕以祛风通 络行气;脾气虚弱则重用黄茂,酌加党参、苍术、厚朴等以补生化之源,去柴胡以防伤气。

②根据白癫风发病季节不同酌情选用不同药物:若夏季发病或加重者加紫草、 茜草等凉血活血 药;冬季发病或加重者加桂枝、 细辛等温经通络药;春季发病或病情加重者加浮萍、 沙苑子等。

4 张志礼主张理气解郁、化痰通络、疏风祛邪为治 张志礼 教授根据《诸病源候论》关于白癫风的论述,认为肝主藏血,性喜调达而主疏泄,如 情志不舒,致肝气郁结,气机不畅,复感风邪,搏于肌肤,致局部皮肤气血失和,则易发生 白癫风。

张志礼 教授在治疗上抓住“气滞”和“风邪”这两个主症,在用药上首先选柴胡、积壳、白 芍等疏肝柔肝,理气解郁之品;其次用白术、获荃等健脾益气,再加白附子、防风以共同扶正 祛邪。

此外,根据中医理论“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 ,气滞则血疲,血疲则气更滞,故行气通络 的同时还需活血散寮,应加用当归、丹参、香附、郁金、红花、益母草等品。

这样三组药物 共达理气解郁、化痰通络、疏风祛邪之目的。

在临床上常将白癫风分为肝肾阴虚、心脾两虚、肝郁气滞等 3 个证型。

5 庄国康在内服法基础上,善用外治、围刺法 庄国康 教授认为白癫风是由肾气不足, 肾精亏乏, 气血生化无源, 风邪客于肌表, 气血失和, 气滞血疲而发病。

因而根据临床经验提出以滋补肝肾、 活血化疲相结合治疗本 病。

故内服经验方中常选用熟地黄、 何首乌、 黑芝麻、 桑堪子、 冤丝子滋补肝肾;茜草、 赤芍、 桃仁、红花、当归尾活血化痪。

外治上 ,常采用高粱膏(即高粱醋,经煎制、浓缩配成醋膏)以调和气血,滋肤散痕。

庄国康 教授认为本药单独用于治疗少年白癫风效果佳,若配合内治药则效果更著。

对局限型的白癫风患者,常用围刺法治疗。

即取 1.scm 长毫针,刺白斑边缘,向心性皮下斜刺,留针 3Omin,每隔 5min 捻转 1 次,以促 进局部皮肤充血而消除白斑。

6 榻国维长于黑白配对,平调阴阳 榻国维 教授认为其病机有三):其一,风湿之邪搏于肌肤,气血失畅,血不荣肤所致,常用白

羡黎、白芷、蝉蜕、浮萍、苍术等。

其二,对于因情志损伤或因白癫风致情志抑郁,肝失调 畅,气血失和,肌肤失养,常用鸡血藤、丹参、红花、赤芍、川芍等。

其三,由于本病持续 时间长,久病伤损,致肝肾亏虚,故常用女贞子、旱莲草、首乌、补骨脂补肾壮阳、羡黎平 肝潜阳、疏肝解郁等。

同时榻国维 教授认为治疗疾病之宗在于阴阳平衡, 因此在上述病机认识基础上选用黑白配对 的方药进行治疗,黑色药物多为滋补肝肾、调和气血之品,而白色药物重于祛风、除湿、疏 肝。

其常用药对有:冤丝子、白疚黎;旱莲草、生牡砺;玄参、白芷;乌豆衣、白芍;牡丹皮、白 鲜皮;补骨脂、白术等,以达到祛风疏风除湿、理血和血、调补肝肾之功效。

我们可以看出其治疗方法与欧阳恒教授以黑制白的治法迥异,但临床上同样可以达到较好的 治疗效果。

7 马绍尧分期论治,擅长清热凉血法 马绍尧 教授认为白癫风之病因,初起由风邪袭表,蕴而化热,搏于肌肤,致气血失和、气滞 血疲而成。

及至病久,耗伤肝血肾精,气血虚弱,不能滋养皮肤所致。

根据以上病因,马绍尧教授认为本病有急性期与稳定期的不同,中医治疗应采用不同疗法。

①血虚风热,相当于急性期。

属风热袭表,气滞血寮。

治宜凉血活血,清热消风,方用凉血 地黄汤加减。

常用药物为生地、当归、赤芍、丹参、川芍、桃仁、黄荃、地榆炭、荆芥、防 风、稀签草、乌梢蛇等。

②肝肾不足证,相当于稳定期。

属肝肾不足,血不养肤。

治宜补益肝肾,养血活血祛风,方 用二仙汤合四物汤加减。

常用药物为仙茅、仙灵脾、熟地黄、生地、当归、赤白芍、山英肉、 拘祀子、川芍、桂枝、白茨黎、白鲜皮、地龙、防风、甘草等。

5 欧阳恒以调和气血、补益肝肾、以色治色为主 欧阳恒 教授以善于运用中医理论攻克皮肤疑难杂症著称,在临床几十年经验中探索出各种治疗皮肤病的方法和途径。

其中在白癫风的治疗上, 以取 类比象,以色治色法临床应用最广。

欧阳恒 教授认为白癫风的发病机制为“气血失和,久病成疲” ,在辨证论治的指导下,采用 取类比象的方法,以药物的外观颜色反其皮损之色即“以色治色法”来指导临床用药。

具体 治疗为在调和气血、滋益肝肾的大法下选用带紫色或紫红、紫黑色 的药物,如紫草、紫苏、紫河车、紫背浮萍、自然铜等,一则取其“赤人血” ,另则意欲以药 之“黑”反其皮损之“白” 。

在此基础上,参照古方白驳丸及浮萍丸制成了紫铜消白方(主要 由紫铜、紫背浮萍、紫河车、紫丹参、紫草等药物组成),该方治疗白癫风与甲氧基补骨脂素 (MOP)的常规治疗相比,具有明显的疗效优势 小结 白癫风是一种常见的易诊而难治性皮肤病,人群患病率为 1%一 2%,虽不危及生命,但却给患 者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中医诊治该病已有几千年历 史,具有独特的理论和治疗手段,疗效确切。

笔者论述了顾伯华等 8 位当代名老中医论治白癫风的经验,认为他们对白癫风病因病机认识 不尽相同, 临床体会各有千秋, 虽以调和气血阴阳为治疗大法, 但临床治疗着眼点各有侧重, 有重视内外兼治,主张以色治色,黑白配对;又有以清热凉血,祛风通络为治等。

同时遣方用 药也各具特色,有喜用成方,或善于自拟处方等不同。

故此这些经验对白癫风的中医药研究 及提高临床疗效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值得广大皮肤科工作者推广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