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时期宦官王振是怎么掌握朝政大权的?

2023-05-24 百科知识 6万阅读 投稿:柠檬℃

明朝时期宦官王振是怎么掌握朝政大权的?

明正统年里,蒙古瓦剌部大举进犯中原。明英宗亲身带领50万大军迎敌。蒙汉两军于土木堡周边进行一场大战。结果明军惨败于土木堡,不仅50万大军损失过半,就连一国之君明英宗又被掠去,一时天下震惊。

实际上,导致这一事变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明军的指挥居然是一个根本不懂军事的宦官,这人便是权倾一时的宦官王振。因为王振在此次战场上被护卫将军樊忠乱锤击毙,英宗复位后,竟又为王振修复官爵,并把王振的假身敬奉在智化寺,享有祭拜。作为一名宦官,王振何以能权倾朝野,上下朝廷?

宦官专权乱政在明代以前便已屡见不鲜了。明代立国之初,朱元章汲取历代王朝因宦官而亡国灭家的教训,对宦官活动和权限做了很严格限制,决不允许宦官过问朝廷大事。为警醒宦官考虑,朱元章命人在宫门挂一块三尺铁牌,上边刻着“内臣不可干涉政务,预者斩”几个字。

之后,这条规定到明成祖时就渐渐被破坏。明成祖朱棣从他侄子手上斩获帝位,从道统上来讲,显然属于大逆不道之事。为预防大臣反对或于身后争议他,成祖逐渐器重身旁的宦官。此后,宦官的权力一步一步获得加强。明成祖的孙子宣宗时期,宦官能够读书识字,甚至司礼监宦官能够代皇帝批阅奏章。正是通过这种形式,宦官的权力逐渐日渐膨胀,明朝第一个专权乱政的宦官王振就是其中的常见。

王振肖像

王振是蔚州(今河北蔚县人),曾习儒业,略通经卷,也曾参加过多次科举制度,但都没有考中,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对他而言好像不太容易。在做了九年教官后,一次,王振听闻宫廷要招宦官,便自阉入得宫中。

当时宫中习书认字的宦官不多,只有王振粗通文字,大家便都喊他“孙先生”。王振性格怪异,擅于察颜观色,见风使舵,从而深受宣宗皇帝的欢心,封他为东宫局郎,专门教太子朱祁镇念书。幼小的朱祁镇爱玩,王振便想到各种办法取悦太子,尽量让他玩的爽快高兴。

宣德十年(1435)正月,宣宗一病而终,太子朱祁镇登基称帝,这便是明英宗。英宗继位后,作为老师,王振身家也由此增长,进而当上了手握实权的司礼监。

英宗继位时才满9岁,年幼无知,只能由奶奶太皇太后张氏垂帘听政。张氏把我国一切政务交给内阁大臣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人全权处理。三杨资深望重,太皇太后也非一般女流之辈,所以当时王振还不敢放纵,对张太后和三杨也极尽殷情,恭恭敬敬。

一次,英宗朱祁镇与小宦官在皇宫内玩乐,被王振看到了,他暗自得意,一次表现自己忠诚的好时机来啦。次日,王振有意当三杨等人的面,向英宗跪奏说:“先皇上为一球子,差点误了天下,皇上今日复蹈其好,是想把国家社稷引到哪里去!”并装出一副赤胆忠心、忧国忧民的样子。

三杨听完深深感动,感叹的说,宦官之中也有这样的人啊!对王振的戒备之心也由此日减。为了表示自己遵守规定,不参政事,王振每次到内阁去传递皇帝的旨意时,总是站在门外,装作害怕入内,三杨被其“忠诚、讲规矩”的假象蒙蔽。之后,王振再来传旨时,三杨打破惯例,把王振请来屋内就坐,探讨政务时也不加提防。

明英宗肖像

渐渐长大的明英宗并未曾过问国事,仍一味追求玩耍。王振在帮助明英宗批阅奏章时借机把朝中军政大权抓在手里。他劝英宗用重典制御臣下。此后,因为王振对皇上的影响越来越明显,朝中大员对王振十分惧怕,由于惹怒了他,往往不是被免职便是遭充军。但由于太皇太后张氏和三杨仍在间接直接的管控着朝廷,因此王振这时仍害怕过于猖狂。

正统七年(1442),太皇太后张氏病故。而这时杨荣已在正统五年病亡;杨士奇由于孩子行凶引咎辞职,不久过世;只有杨溥在朝,但他年老多病,已难问国事。丧失管束的王振便肆无忌惮地专横跋扈起来。他开始实施蓄谋已久的专权干政的计划。

第一步就是把明太祖挂在宫门上那块严禁宦官干涉政务的铁牌摘下来,随后还在京都内大兴土木,给自己建造官邸园林。王振性格残暴,但在表面上仍旧装出信佛的模样,祭佛敬神时动辄征军民万人,花费数十万银两。所以当时京都有歌谣那样唱道:“竭民之膏,劳民之髓,不可遮风,不可躲雨。”

王振大权在握后,便明目张胆,肆意妄为。若听从和讨好他,便会马上获得提拔和升职;谁若违背了他,就立即遭受惩罚和贬黜,甚至丧失身家性命。一些无耻的官僚看到王振势力日重,纷纷前来讨好行贿,以求得官运亨通。有位工部郎中,名叫王,长得面白须净,却是个出了名的马屁精。

有一次,王振问他说:“王侍郎,你为什么没有胡子?”王笑着回答说:“老爷你没有胡子,孩子我怎么敢有?”一句话说得王振心花路放,马上提拔他为工部侍郎。官僚徐希和王文亦因擅于谄媚拍马,也先后被王振提拔为兵部尚书和都御使。

朱元璋画像

在打击异己,安插亲信的同时,王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亲人,他先后将他的2个侄儿王山和王林提拔为锦衣卫指挥同知和指挥佥事,执掌着宫内以外刑侦司狱实权。除中间外,地方各级官员也极尽奉承之能事,纷纷依附王振,从中央到地方很快形成了一个以王振为中心的朋党集团。

因为英宗终日不理朝廷,王振专权后,党同伐异,作风霸道,朝廷日乱,军纪松散,边事不修,总算导致了蒙古瓦剌部的进犯。

公元1449年,瓦剌派3000名特使到北京,进贡马匹,规定赏金。王振藉口也先虚报总数,削减了对蒙古的赏金和马价。此举惹怒了瓦剌头领也先,也先带领瓦剌骑兵攻击中原,首犯大同,边境吃紧。因为准备不足,情况不明,本不可仓促应战,但王振在朝中扬威,竭力唆使迅速发兵,并要求英宗领兵亲征。

兵部尚书邝和侍郎于谦觉得,朝中没有充分准备,规定皇上不能亲征。但不懂兵书的王振觉得,只需兵多将广,就一定能打胜仗。英宗平常一贯对王振唯命是从,经不起王振的迷惑,因此不顾大臣的进谏,带领50万大军从北京匆匆考虑。

这次发兵,因为缺乏必要准备,部队纪律涣散,斗志萎靡,加上王振的胡乱指挥,战争一开始,军队就一溃千里,未战先败。王振意识到情况紧急,急令退兵回北京。但撤离中,王振又想带大兵到他家乡蔚州去摆摆威风,因此几十万大军往蔚州方位跑了40里地。

之后王振怕将兵损害家乡的农田,又下指令往回走。那样忽而北,忽而南,推迟了撤兵的时间,被瓦剌的追兵赶上。在土木堡,英宗中瓦剌军假和谈之计,被瓦剌军包围,明军动乱,损失惨重。禁军将领樊忠,早已恨透了王振这个祸国殃民的奸贼,抡起手上的大铁锤气愤的说:“我为天下诛此奸贼!”讲完,将王振乱锤击毙。

眼看明军惨败,脱逃无望,英宗便跳下马来,盘腿静座,束手待擒,变成瓦剌的俘虏。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土木之变”。

英宗被俘的消息传到北京后,臣子震惊,悲痛不已。太后命英宗的弟弟朱祁钰监国,兵部侍郎于谦向朱祁钰跪求,清除王振同党,诛其家族。这时朝野上下一致规定诛灭王振同党,朱祁钰马上下令处决王振的侄儿王山并族诛王振余党。

王振从一个东宫局郎,最后成为一个权倾朝野、独断朝廷的权臣,个中原因,深为繁杂。有人觉得这是王振擅于钻营的结果,也有人觉得这应归因于明英宗的昏庸无能,甚至也有人觉得这是封建专制体系必定的结果,诸多见解,不一而等,到今天仍无定论。

声明:搜知识库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mysmallcode@qq.com